来自北极的天然气:中国首船亚马尔LNG到港
2018-07-20 12:55

海外油气合作新模式


亚马尔项目被中俄两国领导人高度评价为中俄合作的“压舱石”和“风向标”,迄今为止,该项目已经成功向欧洲、美洲输送了近40船的货物,其中LNG船就有20余艘。7月19日抵达中国的,是该项目首次通过北极东北航道穿过白令海峡向中国供应LNG,其成功实践为中国企业开展海外油气合作特别是“一带一路”合作探索出一种新模式。无独有偶,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展开对阿联酋国事访问之际,中国石油下属子公司BGP与阿布扎比国家石油公司签署了百亿合同,是目前全球物探行业有史以来三维采集作业涉及金额最大的一笔合同。中国需要稳定的能源供给、需要走出去,合作共赢才是世界石油工业发展的主流。(林虹)

 


导读


迄今为止,亚马尔项目已经成功向欧洲、美洲输送了近40船的货物,其中LNG船就有20余艘。此次抵达中国,是该项目首次通过北极东北航道穿过白令海峡向中国供应LNG。

 


7月19日,头伏第二天,位于江苏省南通市的如东LNG接收站在近40℃的高温下,迎接了一船“冰川上的来客”。

 


这艘被命名为Vladimir Rusanov号的ARC7冰级LNG运输船,满载来自俄罗斯所产的7.5万吨液化天然气,在19日上午刚刚完成了它在中国的“首秀”。之后,它将调头北行,穿越白令海峡和北冰洋,返回自额尔齐斯河流入北冰洋的入海口,那里坐落着中俄史上最大的能源合作项目——亚马尔项目。

 


迄今为止,该项目已经成功向欧洲、美洲输送了近40船的货物,其中LNG船就有20余艘。此次抵达中国,是该项目首次通过北极东北航道穿过白令海峡向中国供应LNG。

 


也是因此,中方为此组织了一个高规格的入港迎接仪式:国家能源局局长努尔·白克力、俄罗斯能源部部长诺瓦克到场致辞;项目相关各方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总经理章建华、俄罗斯诺瓦泰克公司总裁米赫尔松,及江苏省领导、丝路基金、国家开发银行、中远海运等公司领导悉数出席。

 


“去年10月项目建成,克服了北极地区极寒的作业条件,严格遵守了环境保护的要求,体现了高超的管理水平和运作能力,”努尔·白克力在致辞中表示。“如今在如东见证首船LNG抵达中国,标志着中俄双方在‘冰上丝绸之路’的合作迈出了重要一步。”

 


项目超预期达成


尽管中石油和丝路基金在内的中方资本,在亚马尔项目中的持股比例不足30%,但在中法俄三方的合作过程中,中国在金融和高端制造实力方面的优势得到了充分体现。

 


在项目的建设过程中,包括中石油海洋工程和中海油工程在内的七家中国企业承担制造了142个LNG模块中的120个;中船工业旗下广船国际、中集旗下的中集来福士参与了船舶建造;在运输承接方面中远海运、招商轮船等也参与进来。而在金融方面,项目获得了中资银行等值120亿美元的贷款,占全部贷款中的60%。

 


该项目以中方55亿美元的直接投资带动了154亿美元的出口,中国企业在工程建设、物流、航运、市场营销等各方面深度参与,承揽了全部模块建造的85%,包括6艘运输船的建造、15艘LNG运输船中14艘船的运营等,工程建设合同额达78亿美元,船运合同额达85亿美元。

 


也是因此,无论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还是俄罗斯总统普京,在数次会谈和公开场合中对于亚马尔项目的建设都予以高度肯定,均认为这是“中俄双方油气合作的典范”。

 


在项目顺利落成后,全球市场高度关注的,来自于后续该项目是否能够实现持续回报,以及北极地区高难的开采条件和运输条件所带来的成本。

 


米赫尔松在现场表示,该项目的开采成本是全球成本最低天然气田的2.5-3倍,但在运输成本方面,利用北极的东北和西北航道,平均要比经过苏伊士运河运输的船只便宜2美元每吨。

 


从最终到岸的价格来看,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方询问均得知,中方购买天然气的价格属于商业秘密不予公开,但努尔·白克力在现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大规模的天然气开采,使亚马尔项目的规模效应非常明显,到岸的价格来说,非常具有竞争力。”尽管他并未告诉记者,“竞争力”是参照天然气产品进行比较得出的,但该项目在运营后市场效应的超预期表现或许多少能印证这个结论。

 


在去年底刚刚投产后,原计划向市场输出的LNG货物数量仅为14船,但在短短五个月时间内,这一数字就超过20船,全部经由西北航道运往欧洲、北美和北非。

 


上述市场长期以来一直购买来自中东的LNG,并且欧美市场容量的增长远远低于远东市场。



中俄西线项目谈判继续


 


中俄能源方面合作的互补性强,双方在未来的合作中有着巨大的潜力。


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把绿色发展纳入新时期国家发展目标与方向之后,数次能源政策的发布,已经向全球表达了中国改变能源结构、坚持清洁低碳安全高效发展的决心。其中,作为目前替代煤炭最为可靠和经济的能源——天然气的大规模利用成为新时期能源革命的抓手之一。

 


2017年,中国天然气消费量达2380亿立方米,同比增长14.6%;今年上半年天然气消费的增速则达到16%。而在一次能源消费结构中的比重,去年的消费占比7%。依据历次发布的政策,中国政府计划在2030年将这一比重提升至15%。

 


2018年6月中国天然气进口量为730万吨,同比增长30.9%。2018 年1-6月中国天然气进口量为4,208 万吨,与去年同期相比增加了35.4个百分点。海关总署统计数据显示,今年前5个月LNG进口总量达到3490万吨,超越日本成为全球第一大LNG买家。

 


作为距离中国最近的能源出口大国,中俄在能源合作,尤其是天然气方面拥有非常广阔的前景。

 


依据中石油与诺瓦泰克签署的协议,从明年开始每年有300万吨的天然气进口至中国,除此之外还可以另外购买该项目的100万吨LNG进入;中俄东线天然气管线日前完成了超过一半的焊接工作,在2020年投产以后,第一年进口50亿立方米天然气,之后逐年递增至2024年达到80亿立方米。

  


“2020年,中国进口俄罗斯天然气算下来每年接近420亿立方米,按照去年消费量来计算,占中国全年(天然气)消费(量)的五分之一。”努尔·白克力说。

 


此外,他向记者透露,两国目前正在商谈有关中俄西线的建设,如果一切顺利,西线建成后每年还将有30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输送,未来十年两国很有可能达到一年70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贸易量。

 


仅就北极圈内资源的向东扩展,其潜力也将远远超过现在的水平。

 


东北航线拓展


米赫尔松在会上表示,目前诺瓦泰克正在进行北极LNG-2项目的前期工作,该项目三条生产线全面投产后,预计将达到每年1900万吨的产能。“项目的前期投资比亚马尔低30%,产能多20%,我们目前正与中方进行合作的商谈,预计在较短的时间内就可以完成谈判。”他说。

 


他所说的北极LNG-2项目是与目前完全不同的新项目,并非亚马尔的扩产。地点选择了西西伯利亚更接近莫斯科的位置,采用完全浮式的建设方式。在尝到了亚马尔的甜头之后,诺瓦泰克在合作方的商谈上显得更为游刃有余。

 


去年初,道达尔宣布进入该项目,成为这一项目的第一个国际合作伙伴;韩国Kogas也于去年下半年与诺瓦泰克签署了合作备忘录。依据其官方网站介绍,目前正在商谈的合作伙伴包括沙特阿美和中石油。

 


而在这一项目建设的同期,诺瓦泰克还在堪察加半岛规划了一个LNG转运站,预计这一项目将会和LNG-2同时落成。落成后,在北极地区航行的ARC7冰级LNG运输船将专注在北极圈内进行往返,运输至转运站后LNG将转至普通油轮上进行运输,物流成本将大大降低,同时还可以实现充分利用东北航道,甚至实现全年运输。

 


“目前,我们还在进行核能破冰运输船的研究,期待能够投入到北极航道中,”米赫尔松表示。“未来,我们希望中国的LNG接收站每天都能接收来自北极的LNG货船。”


扫一扫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