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善多式联运制度,助力国内大循环
2020-06-30 10:12

  “把满足国内需求作为发展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加快构建完整的内需体系”、“逐步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培育新形势下我国参与国际合作和竞争新优势。”2020年两会提出了中国经济的新发展格局: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促进国内大循环,需要物流体系的进一步提质升级。中国的社会物流总费用已经由2004年占GDP的18.8%下降到了2019年占GDP的14.7%。2019年,中国社会物流总费用14.6万亿元,其中运输费用7.7万亿元,保管费用5万亿元,管理费用1.9万亿元。受中国的产业结构和发展阶段制约,中国的社会物流总费用难以降到美国约占GDP8%的程度,但仍然还有下降空间。2018年10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推进运输结构调整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年)》,旨在用更为低成本和环保的铁路和水运来替代道路运输,从而降低整个经济的运输费用。另外,还提出了“多式联运提速行动”,通过优化各种运输方式的衔接,降低物流环节的保管费用和管理费用。这里,从完善多式联运的制度建设的视角,提出多式联运的制度变革方向,并给出相应的政策建议,以期推动国内大循环更上台阶。

  1、无车承运人制度已见成效

  
目前,面向消费者的供应链体系已经比较完善,作为消费者大家都能够感受到。然而,国内大循环不仅仅是面向消费者的供应链体系,还有面向生产者的供应链体系,这往往需要通过多种运输方式把大宗原材料从开采地运输到生产地、把制成品从生产地运输到消费地,这其中内河运输作为大宗运输的主要承担者,将发挥巨大的作用,并对降本增效产生积极作用。2019年全国社会物流总额298万亿元,其中工业品物流总额270万亿元,占比90.6%,由此可见其背后的物流体系的重要性。更大程度上让内河水运融入到企业的供应链体系,才能够让整个社会的物流费用降下来。同时要理解,单单内河水运并不能完成供应链活动,还需在运输的两端对接其他运输方式。传统上,并没有一个多式联运承运人把这些运输环节都承担下来,中间环节的繁琐以及因此产生的成本巨大,使得多式联运并没有真正做起来。而今,水运物流平台就在发挥这样的作用。这里指的水运物流平台,就是用互联网的手段开展无船/车承运的智慧物流服务商。其作为承运人为货主提供运输合同,并开出全程运输的发票,并找到中间每一环节的服务提供商,把一段段运输服务分包出去,获得相应的收益。

  与此业务相关,无车承运人制度正在建立当中。无车承运人在多、小、散的市场格局下应运而生,上连接着货主、托运人,下连接着有车承运人,成为资源的整合者,将社会零散的车辆和货源整合在一起。依托移动互联网和无车运输模式的出现,可以集中组织和整合零散的运输能力和货源,有效带动货运业的集约发展。

  2015年交通运输部发布贯彻实施《交通运输部关于全面深化交通运输改革的意见》重要举措分工方案中提到要大力推广多式联运、甩挂运输、共同配送等组织方式,支持无车承运人、货运中介等管理方式创新。

  2016年9月1日,交通运输部决定在全国开展道路货运无车承运人试点工作。经过筛选和审查,有42家企业被列入首批试点名单,并提交交通运输部统一备案。进入试点名单的无车承运人将有资格获得无车承运人,并可按11%的税率缴纳增值税。2017年,29个省(区、市)近500家企业参加了试点申报。共筛选出283家无车承运人试点企业,并向交通运输部报告。

  2018年2月,交通运输部根据鼓励创新、包容、审慎的原则,对部分评估指标进行了优化调整,并根据部分试点运行监测平台的统计数据和各省的考核情况,对试点企业进行了审查。并提出到2020年,将重点发展50家无车承运人品牌企业上线。

  2、内河无船承运人制度亟待建立

  
在上述试点企业中,江苏物润船联网络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物润船联”)就是其中业务开展较好的企业。该公司成立于2011年12月19日,2014年新三板挂牌(股票代码:831096),是国内领先的以船/车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为基础,开展供应链创新与应用、“互联网+”高效物流、无船/车承运的智慧物流服务商,是推动中国物流迈进“智慧化、数字化”的开拓者和主力军。物润船联以“互联网+物流大数据+无运输工具承运”为核心路径,集信息流、物流、资金流、票据流和证据流于一体,通过AloT(AI+物联网)为用户提供完整的智慧物流与供应链解决方案,致力于打造长江黄金水道首屈一指的“新物流、高智慧、全程可视”的嵌入式智慧物流服务平台——水陆联运网,推动我国水路、公路及多式联运向管理智能化、运输可视化、流程标准化和运输方式集约化方向发展。

  只是,物润船联在开展多式联运业务时,面临与《国内水路运输管理条例》冲突的窘境。开展内河水路运输经营活动,需要自有船舶、船员、管理人员等条件,才能够获得经营许可证,这让以互联网+人工智能等新兴技术升级内河航运发展的水运物流平台企业陷入到了违法的境地。违法违规的企业,有的并不符合经济社会的发展方向,需要坚决取缔,而有的违法违规企业,代表着行业的发展方向,只是因为相应的制度滞后才让这些企业违法违规。这个时候,让相应的制度与时俱进才是正确的道路。水运物流平台开展无船承运业务,有如下的积极意义:

  第一,以信息流、物流和资金流的一体化弥合市场结构碎片化。以物润船联旗下的水陆联运网为例,其利用互联网的感知功能,获取运输、装卸、港口、仓储等各个环节的大量信息,实时数据收集、使各环节准确掌握货物车辆、船舶等信息,从而建立物流大数据,实现物流智能化。物流的过程,通过网络内的人员、机器、设备和基础设施,实施即时的管理和控制,并以更加精细和动态的方式管理物流活动,从而提高资源利用率和生产水平。资金流的主体包括:物流结算业务、物流融资业务、物流金融技术支持业务、物流支付通道业务。水陆联运网通过金融服务的创新,提高物流的运行效率加强物流保险,化解资金风险,并实施有效的动态管理,监控物流运行的全过程,同时着手建立行业信用体系,减少交易难度。信息流、物流与资金流的结合,使得曾经的物流变为了供应链,为货主企业实现了门到门的服务,减少了行业的中间环节,减弱了行业撮合交易的难度,减少了运输工具的空载率,大幅减低了行业的运行成本。据测算,物润船联的智慧物流平台,可使水陆联运成本下降15%,水水中转成本下降10%。物润船联所构建的平台不但为船舶服务,还可以联通公路运输和铁路运输,形成智慧的多式联运平台,彻底打通曾经水运业与其他运输方式的分隔。

  第二,以“五流”一体化构建行业诚信的新逻辑。物润船联构建的行业新生态,货、船双方经过平台严格的身份审核认证,确保货源和船源的真实性。平台建立起的诚信机制包括:诚信押金托管、违约处罚、信用体制等,使船货双方在真实诚信的环境中完成整个物流行为。资金通过第三方账户托管,确保资金安全;通过平台走资金流,为货运免费购买保险,降低货主的风险。所有的招标过程,都在封闭的环境下进行,招标信息半公开化,避免出现恶意竞争,通过关系等获取中标的不正当手段。货船双方通过平台运作整个招投标及承运过程,包括投标的节点、货款的流向货运的动态及监控完全透明化,真正实现水上物流的全过程化监控。通过互联网实现信息的对称及传输,大大降低线下的传统操作成本信息、通知,指令等,通过互联网可以迅速精准的传达,每完成一步,将有智能化指引下一步的操作。这样的平台让诚信的企业有运不完的货,而让诚信缺失的企业没有货运,真正起到净化水运市场的作用。这样的平台也能够沉淀水运的大数据,为行业的市场预警和监管提供基础的信息服务。过往小散弱的内河水运市场被智慧水运的平台所集聚,政府对行业的宏观调控、市场监管以及政策措施等都找到了抓手,内河水运的集约化发展将以智慧水运的平台为突破口。

  3、建议

  
在陆上的无车承运人制度逐步完善的背景下,水上的无船承运人制度亟待建立,这才能弥补上水上运输的制度短板,进一步促进多式联运承运人制度真正得到推行。建议相关机构尽快组织开展内河无船承运人的相关研究,给水运物流平台开展相关业务以恰当的通道,推动智慧航运的发展,让包含内河水运的多式联运更为顺畅,助力国内大循环再上新台阶。

  来源:绝顶思维


扫一扫关注我们

热门搜索
精华推荐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