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phaliner:中国港口船舶停靠骤减 全球海运量减少约600万TEU
2020-02-08 14:30

  目前,全国正在采取一切措施防止新冠肺炎疫情进一步扩散。海运集装箱作为全球贸易的重要部分,正在受到影响。

  航运数据供应商Alphaliner称,1月20日以来,到达或通过中国主要港口的船舶停靠已经减少20%,旨在控制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扩散的举措给国际供应链带来冲击。该研究机构在一份报告中称,预计工厂关闭以及其他影响中国经济产出的限制举措将导致全年全球海运集装箱数量减少600万TEU左右,降幅约为0.7%。

  根据港口圈发布的2019年全球十大集装箱港口中,全球集装箱港口排名前十分别为:上海港(第1)、新加坡港(第2)、宁波舟山港(第3)、深圳港(第4)、广州港(第5)、釜山港(第6)、山东港口青岛港(第7)、香港港(第8)、天津港(第9)、迪拜港(第10),中国港口占据七席。

  这也就意味着,除了中国自身会受到影响外,高度依赖中国的全球海洋运输行业面临需求降低、货物积压、流通困难等问题。

  对于中国疫情持续对国际海运的影响,波罗的海国际航运公会(BIMCO)首席航运分析师彼得·桑德(Peter Sand)表示,“这个世界制造业中心的关闭对整个集装箱运输业都产生了影响,因为它(中国)是亚洲内部和全球供应链的重要推动者。这将影响许多产业,并会限制对集装箱货物运输的需求。”

  桑德说,包括1900名船东、经营者、管理者、经纪人和代理商在内的BIMCO成员,都报告称,中国买家对煤炭、原油和铁矿石等海运商品的需求已经降低或暂停。

  船东们表示,春节结束后的中国工厂依旧停运的情况缩减了对船只的需求量,本来春节假期期间就是淡季,目前的状况则迫使他们不得不对运载量做出调整。国际航运工会(ICS)秘书长盖·普拉滕(Guy Platten)也表示,停工意味着一些船只无法进入中国港口,因为货物的装卸速度会变慢。普拉滕补充说,其他船只则被困在码头中,等待工人返回港口,以便完成建造和修理工作。

  诸多国际航运公司,如马士基、地中海航运(MSC)、赫伯罗特和达飞轮船等,均表示已经减少从中国内地和香港到印度、加拿大、美国和西非的航线上的船只数量。

  鉴于中国疫情关系,美国、新加坡、澳大利亚等国家陆续出台管控举措,严防过去14天内曾在中国大陆停靠过的船舶。新加坡等国称将有更加严格的预防措施,增加检疫流程。而澳大利亚等国则拒绝来自中国“隔离期”未满14天的船舶进港靠泊。但事实上管控举措影响不大,毕竟欧美澳多条航线航行日期都超过14天部分不足14日航期的航线或将调整航速,后续或会影响船期。

  德迅亚太区总裁黄兆龙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据其目前为止所掌部分国家所公布的对来自中国始运港/挂靠港的船只实行强制检疫隔离期的规定目前仅适用于邮轮。对于商业船只,只要船员提交健康状况正常的申报,就不会影响船只靠泊港口的运作。因此,目前来说我们并没有看到对来自中国始运港/挂靠港的船只实施禁运的情况发生。另有国外船公司相关负责人解释称,这些国家的规定对中国出发的商业船只影响不大,因为它们强调的是从中国港口出发的时间满足14天以上,而不是到了目的地港再等待14天,而绝大多数美洲和欧洲线的货船,航行时间都在14天以上,个别不足14天的可以通过调整航速来达成。受影响比较大的是亚洲航线的船舶,航行时间没那么长,或需要在外海和港口等待一些时间。

  马士基方面则透露,除武汉外,中国大陆地区包含员工、码头、办公室以及运行硬件设备在内均未受影响,各地根据地方政府要求推迟上班日期,复工地区员工保持在家办公以保证业务不间断运行。所有仓库以及堆场根据各地方政府规定安排复工时间。此外,马士基方面还向记者透露,受公众假期延长及后续需求放缓影响,有五条航线停航,复航时间待定。

  根据普氏全球集装箱周刊的评论,新型冠状病毒的爆发,使得全球集运市场面临双重重压:一个重压即通常的中国春节的航运传统淡季;另一个重压无疑就是这次疫情了,而这次疫情对集运市场的重创,远比传统航运淡季要来的猛烈,不光中国沿海的港口码头低速运转,连中国制造也会较以往更晚动工,如果中国制造业的复苏不断延迟,已采取的这些取消航次的措施还不够,意味着接下来还会有更多的航次会被取消,以应对较低需求。

  来源:港口圈

扫一扫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