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标国际航运中心 宁波“趁热打铁”正当时
2020-11-20 09:42

  11月17日,2020亚洲物流航运及空运会议甬港港航服务业专场对接会以“线上+线下”方式举行。会议召集了宁波、香港两地政府部门、港航服务机构及企业共同研讨在“双循环”新格局下,如何深化交流合作,发掘两地在宁波自贸区扩区后港航服务业的合作新商机,共同推进港航服务业的创新发展。

  这已不是宁波与香港两地第一次就港航服务业展开探讨合作了。自2002年以来,两地便借助甬港合作论坛这个平台,进行过多次与港航服务业发展相关的对话交流以及实质性合作。

  未来,我国将逐渐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对高端航运服务业的需求会更为迫切。背靠世界大港——宁波舟山港的宁波,如何把握“唾手可得”的诸多机遇,“赋能”港航服务业,缩小与伦敦、上海、香港等国际航运中心的差距,已成为宁波的迫切任务。

  完整产业链初步形成



  金秋的宁波舟山港穿山港区集装箱码头,海上巨轮往来、陆上集卡穿梭,一派繁忙,全球各大集装箱班轮公司各具特色的集装箱在堆场上层层垒砌,好一幅港通天下的壮阔图景。这个东方大港内联万户千家、厂矿企业,外接19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600多个港口,已成为全球重要的航运枢纽。

  舟楫往来,百舸争流。宁波港航管理部门数据表明,截至2020年10月底,宁波本土航运运力规模突破1000万载重吨,共有航运企业149家、营运船舶总运力1017万载重吨,约占全省沿海船舶运力的40%、全国沿海船舶运力的12%以上。

  有世界一流大港、国内航运大市的“赋能”,宁波港航服务业也“水涨船高”。

  10月15日,在第四届中国(宁波)国际航运物流交易会上,宁波国际航运物流产业集聚区迎来中国海事仲裁委员会(浙江)自由贸易试验区仲裁中心、上海国际航运研究中心宁波分中心等多个航运产业相关项目。

  据悉,到目前为止,在宁波国际航运物流产业集聚区这个不到0.1平方公里的地方,涵盖了货运、报关代理,运输和船舶代理、班轮公司、船级社、航运物流配套服务等传统的各个细分领域,以及海事法律、航运咨询、航运金融保险、供应链管理等高端、新兴的航运服务功能,形成了完整的航运服务产业链。

  宁波市人民政府口岸办公室数据亦显示,“十三五”以来,该集聚区营业收入及税收已分别突破550亿元、7亿元,宁波港航服务业发展的动人图景已清晰可见。而在数年前,这还只是一个想象,如今,这“梦想”正在“照进现实”。

  宁波市服务业发展局一份研究报告表明,宁波港航服务业发展已初步形成“港航物流服务基础扎实、辅助服务稳步发展、专业服务链条初具雏形、多式联运服务快速发展、集聚效应初步显现和口岸环境位居全国前列”的总体格局。

  “短板”不容忽视



  尽管坐拥着世界大港,但对现代港口城市来说,港口已不再是“老大”,吞吐量也不再是“金指标”,“拼服务”才是未来方向。

  虽然近年来宁波港航服务业发展有令人称道的成果,但对标“拼服务”这个指标,还存在一些“短板”和“瑕疵”。

  尽管宁波舟山港是全球吞吐量第一大港、集装箱吞吐量第三大港,但宁波港航服务业的规模与世界大港的地位不相匹配。数据显示,2019年宁波港航服务业占服务业增加值和GDP的比重均较低。

  究其原因,恐怕与宁波港航服务企业“小散弱”居多且实力不强不无关系,这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宁波港航服务业产业规模较小,行业传统、附加值低,本身对高端港航服务业的发展需求不足。

  据业内人士指出,目前,宁波的港航服务优势主要集中在船舶运输和港口及辅助服务的装卸堆存、仓储运输、货代等低附加值环节,港口装卸、仓储运输等基础服务业增加值占物流增加值比重高达80%以上。但总部型和高端功能型航运国际机构稀缺,高端服务短板明显,特别是国际物流、航运金融保险、海事法律和船舶供应服务缺乏核心优势。目前宁波尚无知名船舶设计机构设点,航运咨询仅有宁波航交所一家机构,航运金融也仅有东海航运保险一家,没有大型航运融资机构。

  反观香港,有近90家公司提供海事保险业务,包括美国、日本、法国、英国劳氏等所有世界知名的船级社在香港均有办事处。

  宁波港航服务业“产业规模不大、高端功能缺失、主体实力不强、辐射能力偏弱、配套环境不优”等问题,严重掣肘了宁波打造国际航运中心的脚步,与伦敦、新加坡、香港、上海等世界先进的航运中心相比,更是还有不少差距。

  构建“2422”新体系



  在本次2020亚洲物流航运及空运会议甬港港航服务业专场对接会上,香港付货人委员会执行总干事何立基分享了香港发展航运服务业的经验。对此,宁波市服务业发展局局长谢月娣说:“宁波高度重视港航服务业发展,并把它作为一流强港补短板的重要内容。”

  改变迫在眉睫。机遇随之而来。宁波市服务业发展局副局长赵骏表示,当下,打造国内国际双循环格局新契机、宁波自贸区扩区发展新要求以及宁波舟山港世界一流强港建设新使命,让宁波对于港航服务业的转型升级需求愈发明显。

  更大的变量与动力还来自15个国家11月15日在越南正式签署的区域全面经济合作伙伴关系协定(RCEP)。业内人士一致认为,RCEP必将进一步促进区域开放和贸易,引发对高端港航服务更为迫切的需求。谢月娣分析认为,RCEP将加快国际航运资源向亚太地区进一步集聚,以及世界经济重心和国际航运中心东移的步伐。

  面对良机,宁波计划构造一个全新的现代港航服务新体系,或将会重塑宁波港航服务业的未来。

  据悉,今后一段时期,宁波将围绕港航服务全产业链发展,构建“2422”现代港航服务新体系。具体来说就是:优化国际物流和专业物流两大高端物流业,培育船舶、船员、航运交易和海事法律四大海事服务业,提升航运金融和航运信息两大融合服务业,拓展航运咨询会展和航运休闲两大商务服务业。

  近日刚刚出台的《宁波市港航服务业补短板攻坚行动方案》(下称“方案”)提出了远景目标:到2025年,基本形成具有较强国际竞争力、高端服务力、要素集聚力、腹地拓展力和环境软实力的现代化港航服务体系,力争航运增值服务比重提高到40%,大宗商品交易额达到5000亿元,海铁联运业务量超过150万标箱。

  为配合远景目标的实现,方案还制定了近期具体实施的“五大行动”,即高端港航物流攻坚行动、高端海事服务攻坚行动、航运融合产业攻坚行动、大宗商品产业攻坚行动、产业布局优化攻坚行动。

  来源:中国水运报


扫一扫关注我们

热门搜索
精华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