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星航运与2M联盟出人意料的合作
2018-09-10 12:01



  以星航运(Zim)过去一直保持着高度独立性,但现在与世界上最大的两家集装箱航运巨头建立紧密联系的举动是非常明智的。

  取代现代商船,与2M签订合作协议

  集装箱航运联盟不断的打碎重组,如今又一次出现转折。

  以色列集装箱运输公司——以星航运过去在很大程度上避免与其他公司合作。几年前联盟重组时,以星航运被冷落了。

  虽然它确实在2016年与The联盟(The Alliance)签订了一个唯一的舱位共享协议(slot-sharing agreement),用于在地中海-美国东海岸贸易上共享服务航线,但以星航运一直不参加大型联盟,而专注于成为全球的区域性承运商。

  此外,它将此视为一个卖点。

  以星航运新任首席执行官艾利·格里克曼从长期任职的首席执行官拉菲·戴尼利手中接管了这家公司之后,一次在劳氏日报(Lloyd’s List)的采访中,强调该公司相对于这一新联盟之间的独立性,并表示它将从独立中获益。

  格里克曼说:“我们看到很多客户进入以星航运,因为我们是最顶尖的航运公司中唯一一个不属于联盟、并且是独立的公司。客户们渴望得到更好的服务和直接服务航线,他们不想被大承运商告知‘随你要不要’。大型联盟服务的码头少,港口少,因而我们看到市场的巨大变化。其他航运公司将更加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他们要比我们慢。我们可以更灵活,结果也确实证明了这种改进。”

  以星航运的策略是专注于做好一些事情,而不是为所有的人做一切事。

  以星航运于2014退出了亚欧贸易,专注于跨大西洋和跨太平洋的服务。以星航运表示,专注于成为一个专业的小众玩家而不是在全球舞台上进行竞争的策略已经奏效了。

  以星航运首席财务官约柴·贝尼塔在今年的一次采访中说:“从全球层面来看,我们可能只占全球市场份额的2%以下。但在我们拥有竞争优势的区域里,情况是不同的。在亚洲-东地中海贸易航线,我们有11%的市场份额。而在大西洋-地中海航线市场,我们占有15%的份额。独立是我们战略的一部分。这意味着我们可以对市场需求作出更快的反应。”

  贝尼塔说:“尽管如此,以星航运并不是完全孤立的。我们仍然与The联盟、现代商船和地中海航运公司有合作伙伴关系和舱位共享协议。我们确实看到了合作伙伴关系的优势。我们享受着两个世界最好的一面。”

  最近宣布的与2M联盟新的合作协议是分享亚洲-美东海岸贸易航线的五条环线。这似乎是这种有利伙伴关系的例子。

  虽然确切的服务尚未公布,但在其新闻发布会上,以星航运指出,合作将创造“以星航运太平洋服务的重大升级,改善港口覆盖率和运输时间”。

  如果合作服务航线在太平洋两岸贸易上,真正的赢家可能是2M联盟。马士基和地中海航运公司已经放弃了挂靠温哥华和西雅图的 TP1/Eagle服务航线,地中海航运公司指责这种“挑战性的运营环境”,因此取消了这条服务航线。

  与以星航运的联合力量可以使联盟在太平洋西北贸易航线上获得更多的舱位,而不必运行完全服务,同时在其他航线上提供以星航运中的货物帮助改善负载因素。

  此外,去年推出的2M与现代商船的合作协议只运行到2020年4月。虽然有一个可延期的选择,但是现代商船已经重新进入了亚欧贸易。以前它使用了2M的吨位,现在则派遣了自己的的船参与服务航线,并且还订购了20艘超大型集装箱船,免除了与2M联系的必要性。

  与世界上最大的两家集装箱航运公司的联盟联系在一起,对以星航运来说是有意义的,即使它仍然选择保持它的独立地位,但是看起来集装箱航运业正在进行的改革可能还有几个步骤。

  预期合作期限长达七年

  以色列的以星航运在过去一直避免参加联盟协议,但现在正与2M联盟就亚洲-美国东海岸贸易航线上的五条环线达成箱位共享协议。

  从9月份开始,以星航运将运行一条环线,2M将运行四条环线,并且各方将在所有五条环线上共享舱位。

  以星航运的首席执行官艾利·格里克曼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很高兴与2M联盟建立这种战略合作关系。这项协议将显著改善我们在这一重要贸易通道上的服务航线。作为我们战略的一部分,我们仍然是这一贸易航线的主要参与者。”

  合作协议的期限为七年,即2M联盟协议的剩余期限,并须得到监管部门的批准。这三家托运人希望在短期内披露更多关于网络变化和船期安排的信息。

  马士基说,这种合作将产生成本效益,并为在亚洲-美国东海岸贸易中给顾客提供获得改进产品的新机会,包括新产品直接从美国东海岸进入泰国的直达航线。

  马士基航运首席运营官索伦·托夫特说:“我们将改善亚洲-美国东海岸的联合产品组合,并兑现我们对客户的承诺,同时为我们在未来的贸易中创造一个可持续经营的业务提供必要的运营效率。”

  地中海航运表示,新的安排预计将产生规模经济并提升效率,帮助托运人应对当前普遍严峻的商业环境。

  地中海航运首席执行官迭戈·阿本德在一份声明中说:“新的安排将有助于确保为亚洲-美国东海岸所有航线上的托运人提供高水平的服务。”

  声明中说,东南亚出口商将受益于泰国拉查邦港与包括纽约在内的美国东海岸港口之间的一条新的直接服务航线。修改后的网络将包括在科伦坡的挂靠,以促进附近的印度、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国的货物运输机会。

  伟大的成就、伟大的荣誉

  以星航运与2M联盟的新伙伴关系将减少三条航线的总运力,但是以星航运将有机会获得更多直达美国东海岸的航线。

  以星航运首席执行官艾利·格里克曼说,与2M联盟的战略伙伴关系将形成更多的“港口对”和更好的船期可靠性。以星航运与2M联盟的战略联盟对以色列航运来说是“巨大的荣誉”。

  格里克曼在接受《劳氏日报》采访时说:“以星航运面临的重要问题是,在亚洲-美国东海岸的贸易航线上,我们已经与业内两大公司达成了战略平等伙伴关系。我们已经进行了数月的谈判。这真是一项伟大的成就,也是一项伟大的荣誉。”

  根据合作协议,以星航运和2M合作伙伴——马士基和地中海航运公司将在亚洲-美国东海岸航线上每周提供5条环线。以星航运将运营一条,2M将运营另外四条。

  格里克曼说:“大公司一直愿意接受以星航运所取得的成就。亚洲-美国东海岸航线上,我们的市场份额已经超过了8%,在纽约和萨凡纳有10%的市场份额。新协议将提供更好的服务和更高的船期可靠性。我们将为客户提供更好的服务和更高的船期可靠性。我们将在更多的港口为我们的客户提供更好的产品和最优的运营效率。”

  格里克曼说,新的服务航线将具有与今天相同的运量和运力,但Alphaliner最新的一份报告发现,新的合并服务将导致运力从目前单独运营的47500TEU减少到五条联合服务航线的45500TEU。

  Alphaliner说:“取消两条服务航线预计将导致亚洲-美东海岸航线每周的总运力从2018年7月的161,700TEU减少到9月的159,500TEU,减少了5.2%。然而,同2017年9月的149,250TEU运力相比,仍然比上年同期增长6.9%。”

  亚洲-美国东海岸周班服务航线的总数到2018年9月将降至只有18条,而2015年则高达25条。然而,集装箱船的平均容量将达到8860TEU,而2015年只有5,750TEU。

  Alphaliner说:“2M的合作将使以星航运亚洲-美国东海岸周班服务航线从两班提高到每周五班。然而,这仍然少于以星航运在2016-2017年通过与前G6和CKYHE合作伙伴的各种共享舱位协议提供的七班。”

  Alphaliner还指出,以星航运和2M计划的服务合理化标志着该行业一年多来首次削减运力,并可能促使其它公司推出新的服务航线。

  格里克曼说:“目前这条贸易航线上的舱位利用率超过95%,这可能为新的承运人进入这条航线铺平道路。森罗航运(SM Line)和太平船务(PIL)此前都表示,它们计划进入亚洲-美东海岸航线,以补充现有的亚洲-美西海岸航线业务。”

  不过,以星航运觉得在这里能成功。

  格里克曼说:“这是一个我们可以作为全球小众承运商竞争的领域。这股力量把我们带到了可以参与这个战略联盟的地方。”

  然而,目前,与2M的协议将只限于这条贸易线路,虽然以星航运密切关注未来的合作。

  格里克曼说:“我们将仔细检查任何建议方案,看看这些利弊再行决定。但我现在不能断言,对于建立新的伙伴关系,这是一个开放的局面。”


扫一扫关注我们